体育足球竞猜网站 手机APP注册

2011年,湖北男子杀害邻居姐弟,逃亡6年后被捕,母亲态度冷淡


发布日期:2022-07-28 00:10    点击次数:151


2017年8月14日,一位潜逃了六年的湖北杀人犯姚常凤终于落入法网。

自2011年起,姚常凤辗转湖北、浙江等地,逃窜作案55起,其中包括42起盗窃案,13起强奸案,并杀害了4名无辜女性,最小的是年仅7岁的女童。

当被问及曾经犯下的恶果以及受害人时,姚常凤没有丝毫愧疚与后悔,而是异常冷漠地说:“没印象,我就是看他们落单,容易下手。”

姚常凤

当姚常凤的母亲得知儿子被逮捕后,没有气愤与心痛,而是表现得十分冷静:“我以为他前几年就死了。”

究竟是什么原因,导致姚常凤变成自私、冷漠、狠毒且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?

悲惨的童年

姚常凤,出生于1991年10月3日,湖北宣恩县人,身高165cm,体型中等,操着一口浓重的湖北口音。

姚常凤的父亲汪某是赘婿,所以姚常凤随母姓。被冠以“上门女婿”这一尴尬头衔后,汪某在外在内都不受人待见,性格日益沉默寡淡。

在外人眼中,汪某是一位孤僻古怪却安静稳重的老实人。他不爱与人交流或起冲突,从早到晚也不会说上几句话,对家人的态度也是淡淡的。

可越是内向冷静的人,心里的秘密往往越多。被他们偷偷藏住的,还有无穷无尽的欲望与邪念。

姚常凤5岁那年,汪某犯下了骇人听闻、震惊整个村子的强奸案,强暴的对象并非外人,而是妻子的妹妹。

或许是长期受人歧视,又或许是心底的恨意被压抑太久,汪某情不自禁地与小姨子强行发生关系,最后锒铛入狱。

监狱里有不成文的等级制度,“强奸犯”是最低级、最被人看不起的存在,尤其是强奸近亲或儿童的犯人。

不知是受人欺负,亦或是心中郁结不解,汪某竟突然染上重病,在服刑期间撒手人寰。

父亲离世后,姚常凤跟随母亲改嫁,与外公、外婆一起生活。尽管换了个成长环境,姚常凤的耳边仍少不了闲言碎语。

“他就是那个拖油瓶吧,怪可怜的!”

“他爸是强奸犯,把自家小姨子强暴了。”

不管走到哪,姚常凤都会听到数不清的流言蜚语。听得久了,他甚至觉得那些人在骂自己,好似父亲所犯下的罪恶都应由他承担一般。

姚常凤

外公、外婆年纪大了,身体日益虚弱,家中大小农活都需要姚常凤来搭把手。直到8岁,姚常凤才开始上学,比同年级的学生略大一些,也更成熟一点。

“这孩子成绩不好,性格老实内向,喜欢独来独往,从来不跟女孩子说话。”老师回忆道。

上小学后,姚常凤愈加沉默寡言,阴郁孤僻,将自己与外界隔绝开来。由于成绩太差,姚常凤还曾留过级。

勉强熬到了小学毕业,母亲见姚常凤实在不是读书的料,随随便便丢了一笔钱,让他去外地打工。

就这样,姚常凤孤身一人来到了绍兴新昌,在一家红旗轴承厂工作,每月一千元工资,勉强维持温饱,偶尔还能往家里寄些钱。

姚常凤

出社会后,姚常凤的性格一如往昔,少言寡语,敏感自卑,冷漠得像块冰霜,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他从不与人主动搭话,见到人也爱搭不理。上班时埋头苦干,下班后立马扎进出租屋,没有社交,没有朋友。

姚常凤的第一次作案就发生在进入轴承厂打工期间。

接连惨死的姐弟

“小嘉,小艺,跟哥哥打声招呼。”

“哥哥好!”姐弟俩十分乖巧,笑脸盈盈地冲着姚常凤挥了挥手。

姚常凤眼神空洞,表情没有任何变化,机械性地点了一下头后,转身“嘭”的一声把门关了。

小嘉和小艺是邻居家的孩子,住在姚常凤的对门。邻居夫妇亲切和善,见到姚常凤独居,偶尔会给他送点吃的,也会常常让儿女主动打招呼。

可这一份温暖和善意,却换来了灾祸。

2011年12月1日,姚常凤一如既往地窝在出租屋,翻阅着几篇露骨的黄色小说,越发燥热难耐,还生出了邪恶的念头。

突然,他像被鬼附身一般,推开房门,蹑手蹑脚地来到邻居家门口。

观望了好一会儿,姚常凤确定家中只有小嘉一人,贼心骤起,心怀歹念地敲响了房门。

一阵“咚咚”敲门声下,里面响起了稚嫩的女童声:“谁呀?”

“是我,你爸妈说今天会晚些回来,让我过来看看你有没有乖乖待在家里。”

小嘉听见是邻居家哥哥的声音,便毫无防备地打开了门。

姚常凤

门打开的那一霎那,姚常凤一个健步跃入屋内,反手锁上门,露出淫笑,像匹许久未进食的饿狼一般,朝着小嘉猛扑过去。

七岁的女娃力气小,除了哭闹,别无他法。姚常凤担心呼救声引人注意,一边用手掐住小嘉的脖子,一边继续强暴行为。

没一会儿,小嘉直接晕厥过去。与此同时,门锁响了,是5岁的弟弟小艺玩耍回来了。

姚常凤慌忙地冲进厨房,操起一把菜刀,躲在暗处,伺机而动。

小艺见到姐姐头发杂乱,衣衫不整,躺在地上不省人事,吓得大哭了起来,转身往外跑。

姚常凤见形势不妙,火速抓住了小艺的衣服,将他往里屋拽,随后挥刀往他身上乱砍。

很快,瘦弱的小男孩身上变得千疮百孔,鲜红的血液源源不断地往外涌,淌满了一地。

一股血腥味向姚常凤袭来,可他并未感受到任何不适,反而觉得香甜好闻。

姚常凤瞥了瞥倒在地上的小嘉,沉思了几秒钟。为了不留后患,他拎起沾满血迹的菜刀,毫不犹豫地朝女孩挥去。

短短几分钟,姐弟俩先后殒命,一个7岁,一个5岁,横七竖八地倒在出租房内。

作案后,姚常凤恢复平静,终于感受到了紧张与害怕。他仓皇地将菜刀丢到屋子楼顶,简单收拾了行李扬长而去,开启了他长达六年的逃亡兼犯罪之路。

邻居夫妇回到家后,看到一双儿女死于非命,哭得撕心裂肺,火速报了警。

经现场勘察以及DNA比对,警方很快将犯罪嫌疑人锁定在姚常凤身上。

而后,警方在各个车站、路口设置关卡,24小时轮班盯哨,竟没有寻到一丝蛛丝马迹。

六年的逃亡生活

“姚常凤,男,解决方案苗族,圆脸,皮肤略黑,惯留短发……杀害未成年姐弟,悬赏3万元缉凶。”

半年过去,姚常凤杳无音讯,仿佛人间蒸发一般。全力搜捕未果后,警方于2012年6月12日发布了悬赏通缉令。

其实,姚常凤一直生活在警察的眼皮子底下。作案后,他自知是死罪,便慌乱地坐车逃到了县城,并在山间找了一个废弃的房屋,长期定居了下来。

由于从小生活在农村,姚常凤的适应能力与野外生存技能都出奇得强。渴了,便搜集雨水喝;饿了,就采些野果野菜吃。

这样的野外生活持续了一年。可长此以往喝雨水,吃野果,铁打的身子也坚持不住。于是,他萌发了回乡找母亲帮忙的想法。

2012年7月5日,姚常凤在逃往老家湖北途中,看到一个8岁女孩独自一人徘徊在河道边,沉寂已久的兽欲再次苏醒。

姚常凤往四周张望了一番,确定四下无人后,加快脚步朝女孩走去,趁其不备偷袭,将她拖进了一个柑橘林。

姚常凤指认犯罪现场

小女孩的哭喊声响遍了整个林子,可兽心大发的姚常凤却越发兴奋。为防他人听见,姚常凤扼住女孩的咽喉,用手肘死死抵住她的胸口,残忍实施了侵犯。

没一会儿,女孩晕厥过去。姚常凤担心事情暴露,火速将女孩的尸体转移至河道,又寻来几块大石头压在她身上,再次扬长而去。

几日后,女孩尸体被发现,死因是胸部外伤导致的呼吸衰竭。遗憾的是,案发当日距小女孩9岁的生日仅有4天。

二度作案后,姚常凤不敢再回湖南老家,而是又一次藏匿在深山老林里,躲避风声。

自此,附近的村落经常发生盗窃案,丢的大都是食物与生活用品。作案人正是姚常凤,他在山中的洞穴里定居,常常趁着夜黑风高的夜晚下山偷东西。

姚常凤

2013年,姚常凤逃到湖南省龙山县。2月18日,他漫无目的地行走在一条山坳小路上,发现一位15岁的落单女孩小丁。

相比于前几位受害者,小丁的年龄与体型都略大了些,反抗也更加激烈。

心狠手辣的姚常凤在一顿强暴下,用随身携带的小刀朝着女孩疯狂捅去,甚至还将其分了尸,掩埋在菜地里。

随后,姚常凤立马更换藏匿地点,逃亡至重庆梁平。

2015年3月31日,姚常凤尾随一名戊姓女士,后将其拖进小树林,正欲对其侵犯时,对方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。姚常凤担心会引来其他人,火速逃跑,这是他第一次犯罪失败。

姚常凤

同年8月12日,姚常凤在石马山公园见到一个16岁的女孩正在低头玩手机,便趁其不注意拖进了旁边的山坡,强行发生关系后离去。

几次犯罪且未被追捕后,姚常凤愈加如鱼得水,作案频率也越来越高。

2016年至2017年,短短两年间,姚常凤陆续对8名女性实施强奸,其中包括3名未成年少女。

群众发力追捕犯人

很长一段时间,全国上下谈“姚”色变,警方时刻保持第一警戒状态,随时关注姚常凤的动向,一有风吹草动,立马出击。

“姚常凤的生存能力很强。有一次,他在半山腰挖了个洞,用石头当梁柱,用灌木覆盖在顶部,拔了好些杂草遮住洞口。人经过那,根本不会发觉那是个洞穴。”警方说。

六年来,姚常凤一直同警方斗智斗勇,要么躲在山洞,要么隐藏在破庙,不敢坐车,不敢取钱,甚至不敢买东西。

有一次,姚常凤破天荒外出找工作,结果对方要他的暂住证和身份证,还引来了警察。姚常凤警惕性极高,反侦察意识也很强,从后门快速逃了出去。

多行不义必自毙,2017年7月8日,姚常凤终于作茧自缚了。

当日,隐藏在山洞中的姚常凤外出寻找食物,路上看到一个11岁的小女孩。姚常凤如往日一般,一路尾随,最后将其拖进林子深处。

同行的奶奶发现孙女不见,立即大声呼喊,向附近加油站的一名工人寻求帮助,两人在一片花生地旁发现了女孩的鞋子。

听到动静,姚常凤丢下女孩,转身跳进一个深处的灌木丛中。加油站工人对其穷追不舍,附近的村民也加入了抓人行列。

姚常凤被捕

看着面前乌泱泱的一群人,姚常凤彻底怕了,他双膝跪下,请求众人放过他。可面对这么一位心思歹毒,连未成年少女都敢侵犯的罪人,没有人愿意给他这个机会。

当日,姚常凤被警方逮捕。随后,曾经抓捕他的四个地域警方展开紧急研讨会。7月10日,姚常凤的奸杀案正式交由绍兴新昌的警方处理。

2019年4月15日,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、盗窃罪、故意杀人罪、侮辱尸体罪,数罪并罚,判处姚常凤死刑,于2020年执行。

期间,警方联系到姚常凤的母亲。起初,姚母不相信儿子犯了那么多罪。沉默良久,她接受了,淡淡地说:“这么多年没消息,我以为他早就死了。”

姚常凤

审讯期间,当警方问姚常凤为何要杀人时,他的回答令人惊愕。

“谁让她们反抗我?如果乖乖顺从,我还能考虑留她们性命。”

每当提及受害人,姚常凤都是一脸的麻木与冷漠,仿佛他从来没有害过她们。或者说,姚常凤根本不觉得盗窃、强奸、杀人、分尸是一种错。

姚常凤如此暴虐成性、冷血无情,究其根本,源于不幸的童年。他长期生活在缺爱甚至无爱的环境里,父亲犯罪,母亲改嫁,没有人引导他,也没有人关爱他。

姚常凤

姚常凤内向,孤僻,自私,敏感,寡言,缺乏安全感,惧怕亲密关系,害怕被人抛弃,甚至有些神经质。

因此,他选择走父亲的老路,屡次犯下强奸罪,变相地向比他弱小的女性施暴,从而获得满足感和优越感,以掩盖内心深处的自卑。

这样的姚常凤,可怜可悲更可恨。一个只会躲在暗处伤害弱者,且不懂得悔改的罪犯,永远不值得同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