体育足球竞猜网站 手机APP注册

1948年,陈诚性命不保,妻子哭求干娘宋美龄:他若死,我也不独活


发布日期:2022-07-28 02:54    点击次数:57


1948年元旦,天刚蒙蒙亮,在新年的喜庆氛围中,谭祥面带愁容,在瑟瑟寒风中挺直了身子慢慢走去。她是来见干娘宋美龄的。昨晚,她在电话里带着哭腔说:“再拖,辞修恐怕命都保不住了……”

辞修是她的丈夫,声名显赫的国民党陆军一级上将陈诚。5个月前,陈诚被任命为东北行辕主任,调派70万大军进驻东北。但在解放军的强大攻势下,陈诚连战连败。陈诚急出病来,躺在担架上指挥作战。

国民党各级官员纷纷要求,枪毙陈诚,蒋介石也雷霆大怒,电告陈诚:“若沈阳失守,你也不必来见我了。”

谭祥来找宋美龄,就是给陈诚求情来的。说明来意,宋美龄沉吟半晌:“军国大事,我们女人不方便参与吧?”谭祥闻言,突然掏出一柄匕首横在脖子上说:“辞修死了,我也不独活。”

宋美龄心疼干女儿,在蒋介石身边细数陈诚的战功。蒋介石自然不是真的想枪毙陈诚,于是顺水推舟,调派卫立煌接替。不久,陈诚被任命为台湾省主席,即刻赴台就职。

陈诚赶回南京,抱住谭祥痛哭。

陈诚去了台湾,从将军转为政客。他在台湾励精图治,赢得蒋介石“中正不可一日无辞修”的赞誉。

比起胡宗南、汤恩伯等“嫡系门生”赴台后的冷遇,同样败绩累累的陈诚非但没有被追责,而且受到重用,成为地位仅次于蒋介石的“二把手”。

在陈诚身上,猜忌心很重的蒋介石算把上司对下属的信任发挥到了极致。其中,很重要的原因是陈诚还有另一重身份——他和夫人宋美龄的干女婿。

01

在迎娶蒋宋夫妇的干女儿谭祥,走上人生巅峰之前,陈诚还有一段颇为周折的婚姻。21岁那年,陈诚经父亲做主,娶了浙江青田的同乡富家女吴舜莲为妻。

吴家是十里八乡闻名的富庶之家,刚开始还有点看不上陈诚。陈诚家境一般,既未发迹,又没立业,加上他个子小,不到一米六,吴家人对他印象一般。

不过吴家的儿子吴子漪非常看好陈诚。吴子漪和陈诚是同窗,他认为陈诚品学兼优,又有志向,将来一定有所作为,便说动父母同意了这门亲事。

1919年,陈诚和吴舜莲结为夫妇。对于这段婚姻,陈诚颇有微词。他不想过早结婚,而且吴舜莲没什么文化,长相一般,陈诚对她没有感觉。

结婚才过了5个月,陈诚就去杭州求学了。吴舜莲虽然不舍,但也理解,还把嫁妆全部拿出来供丈夫读书。陈诚后来投笔从戎,考上保定军校,夫妻俩从此两地分居、聚少离多。

1923年,陈诚从保定军校毕业,进入浙军第二师当了少尉排长,吴舜莲喜不自胜。陈诚被调回温州,离家近了不少。吴舜莲满心欢喜,以为能与丈夫长相厮守。殊不知,见多识广的陈诚对她很嫌弃。

陈诚可不想当个小排长,很快受邀去广州发展。吴舜莲得知丈夫决意离开,心中不满,却也无可奈何。陈诚这一走,便没有再回家探亲,包括后来父亲陈希文病重,他也没回来。家里的一切,全靠兄弟姐妹和他贤惠的妻子在操持。

1924年5月,陈希文不久于人世,陈诚匆匆返回老家。进门才知老父亲已经病逝。陈诚在老家逗留数日,父丧一过,又马不停蹄赶回了广东。

陈诚如此着急,不仅因为军务繁忙,还有一个难以启齿的原因:妻子自杀未遂。

时隔5年之久,陈诚回来,发妻吴舜莲非常激动。结婚多年未有子嗣,她一直耿耿于怀,希望这次丈夫能让她怀上孩子,自己后半生也有个依靠。

但是无论妻子如何温存体贴,百依百顺,陈诚总是尽力回避,和她分床而睡。吴舜莲以为陈诚因为父亲过世,心情不好,也不大计较。可她没想到,陈诚料理完父丧,就要回部队。

吴舜莲有意挽留,陈诚十分不耐烦,还对她粗言粗语。吴舜莲顿觉无望,随手拿起一把大剪刀,朝自己喉咙割去。吴舜莲想把丈夫留在身边,但是陈诚却执意急行。两人争吵,让吴舜莲多年忍受的委屈突然爆发,故而动了轻生的念头。

所幸,吴舜莲自杀未遂。陈母听到争吵声赶来,看到满地鲜血,惊惶万状,多亏了在场的一位郎中,先给止住了血,又敷了金疮伤药,送往温州医院救回了一命。

家里出了两件不幸的事故,陈诚十分灰心,不想回广东去了。他委托时任宁波警察厅厅长的友人杜伟帮他找一份工作。但是警察厅不要陈诚,加上亲友对他的苛责,陈诚也无心待在家乡了。

北伐在即,蒋介石催他回粤,陈诚于是回到广东。大舅哥吴子漪也在黄埔军校任职,当他听说了妹妹在老家的遭遇后,不禁饮泣吞声,随即写信痛责陈诚:“丧心病狂,躯壳虽在,心肝五脏已死。”

至此,陈诚与吴舜莲的婚姻名存实亡。

02

1927年秋天,陈诚在上海结识女大学生陈德懿,两人来往密切,萌发了男女之情。黄埔军校早有规章,革命军人不许纳妾。陈诚一直犹豫是否要娶陈德懿为妻,但一想到要和发妻离婚,他迟疑了。

就在陈诚夹在两个女人中间不知所措之际,蒋介石和宋美龄出面给他介绍了一个不敢高攀的姑娘——谭祥。

谭祥,是蒋介石盟友谭延闿的小女儿,毕业于上海圣玛利亚女校,受到宋美龄的聘请,在南京陆军遗族子弟学校教英文。谭祥仅比宋美龄小9岁,却一直叫她干娘,她与陈诚的婚姻就得益于宋美龄。

1930年,谭延闿去世,把小女儿托付给蒋介石。蒋氏夫妇与谭家关系亲密,对谭延闿这个才貌双全的女儿十分喜爱,认她做了干女儿。

蒋介石有意在黄埔青年中给谭祥择一个如意郎君。胡宗南和陈诚,是最合适的两个人选。胡宗南是黄埔一期生,对蒋介石忠心不二。考虑到陈诚和反蒋头目邓演达关系密切,蒋介石为了笼络陈诚,最终选择了他。

宋美龄去征求谭祥本人的意见。谭祥对陈诚不了解,便问他“现居何职”,宋美龄答“军长”。事实上,陈诚只是师长。

谭祥又问“哪一军”,蒋介石在旁补充“十八军”。十八军是国军主力部队,陈诚是十八军军长,谭祥就答应了。

事后,蒋介石擢升陈诚为第十八军军长,并向陈诚提起这门婚事。校长亲自做媒,对象又是才貌双全的名门之后。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,任何一个男人都很难拒绝,陈诚也不例外。

1931年初,陈诚和谭祥在蒋介石夫妇的安排下相见。两人对彼此的印象都还不错。陈诚虽个子不高,但一身笔挺的官服,显得英武挺拔,让谭小姐颇为心动。

谭祥体态丰满,公司简介皮肤白皙,落落大方,言辞间无不透露出知书达理的涵养,一颦一笑都是陈诚梦寐以求的红颜佳人。为了表达爱慕,陈诚还委托下属买来高档礼品,送到谭公馆,十分殷勤。

1931年5月,陈诚和谭祥在南京订婚。此后陈诚军务繁忙,与谭祥在江西、南京两地分居。这段时间,陈诚每隔一两天就要给谭祥写一封信,到1932年元旦结婚,半年时间写了120封信。

为了尽快和谭祥成婚,陈诚毫不犹豫与陈德懿分手。为了防止对方闹事,他出钱送陈德懿到美国留学,体面结束了二人的关系。

但是如何处理和发妻吴舜莲的关系,陈诚犯了难。两人结婚十余年,虽然夫妻关系名存实亡,但吴舜莲作为陈家媳妇尽心尽力,侍奉双亲,自不会甘心离婚。而且,陈诚担心她还会干傻事。

想来想去,陈诚想通过友人探一下吴家的口风。不料大舅哥吴子漪斥责他:

“家父头白,舍妹惨遇,见者涕泣,闻者酸心,上天入地,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。杀父之事可为,杀妹之事可为,天下何事不可为,陈做陈官,我讨我饭。”

陈诚找到村里有名望的老先生孙潜贞去吴家说情。老先生苦口婆心,倒也取得了吴家人的原谅。吴舜莲也明白,曾经籍籍无名的陈诚对她爱答不理,如今功成名就,岂不会抛弃她这个糟糠之妻呢?

在哥哥和老先生的劝说下,吴舜莲同意陈诚再娶,但提出两个条件:一是继续住在陈家,二是死后要葬在陈家的坟山。

她得不到陈诚的人,但不能丢了陈家媳妇的名分。按照传统意义上来说,吴舜莲还是陈家的媳妇,陈诚后娶之妻只能做小。

陈诚毫不犹豫就同意了,为了弥补,他将名下老家的房产全部转给吴舜莲。吴子漪写了一纸协议,让妹妹签了名,带回南京交给陈诚。

03

1932年元旦,陈诚和谭祥在上海举行结婚,蒋介石夫妇作为证婚人参加婚礼,还为新人送上5000元的礼金。从此,陈诚与蒋介石多了一层“干翁婿关系”,鱼跃龙门,飞黄腾达。

谭祥嫁给了陈诚,但是她有一块心病。作为陈诚后娶的妻子,她希望能够得到陈家人和当地乡亲的认可。于是婚后不久,她就催促陈诚带她回乡探母。

1934年秋天,陈诚带妻子回乡省亲。这是陈诚离家十年后的第一次回家,可谓衣锦还乡,春风得意。

吴舜莲还住在陈家老屋,侍奉陈诚母亲。陈诚担心两个妻子相见,会横生尴尬。好在谭祥知书达理,倒也识趣,见到吴舜莲就亲热地喊“姐姐”,等于承认了吴舜莲的身份。反倒是吴舜莲见到雍容华贵的陈夫人,局促不安,低头无话。

谭祥通情达理、雍容大方,赢得了陈家里外的尊重和夸赞,她心满意足,多年来的心结也因此解开。陈诚省亲不久,就给了吴子漪一笔钱,让他在青田县城盖了一座二层洋楼,让吴舜莲搬出陈家住进县城的小洋楼。

1948年9月,国民党败局已定,陈诚特意派人将吴舜莲接到台湾,给了她一所住房。谭祥也把她当亲戚,逢年过节,都要带孩子去看她。

1965年,陈诚去世后,谭祥仍负担吴舜莲的生活费,直到1978年她去世。由此也能看出,谭祥是个有格局、识大体的女子。

谭祥的通晓事理、有决断,也体现在她和陈诚婚后的方方面面。

1943年2月,时任第九战区司令长官、湖北省主席的陈诚又受命兼任远征军司令长官。临行前,他让夫人和孩子们留在恩施。

鄂西会战打响,军情紧急,人心惶惶。谭夫人准备带孩子离开恩施去重庆。那天,行李都已经装上了车,时任湖北省参议会议长的石瑛赶来对谭祥说:“你千万不能走,一走人心就乱了,辞修兄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
谭祥立即叫人搬下行李,决定不走了。她留下来,安定了人心。不久,陈诚果然从昆明回到恩施,指挥所属部队打赢了鄂西会战。

1943年10月10日,陈诚突然“呕血盂许,旋便血,全身发冷,肌肉痉挛,渐不省人事”。谭祥请来医生倪葆春,确诊十二指肠溃疡,赶紧注射吗啡针急救。

云南省主席龙云出于关心,推荐了许多医生,谭祥认为倪大夫既对症施治,不可方药乱投,婉言谢绝。陈诚晚年坦言:“是夜内人若不在昆明,情况就危险了。”

陈诚和谭祥相濡以沫30多年,婚姻生活幸福美满。陈诚官越做越大,在谭祥面前却越来越恭敬。他每天都要与夫人通电话,叮嘱夫人教育好孩子,孝敬父母。谭祥也不负所望,把陈诚的“大后方”治理得井井有条。

陈诚与谭祥共生育二女四子:长女陈幸,次女陈平,长子陈履安,次子陈履庆,三子陈履碚,四子陈履洁。

6个子女一如父亲的清正品格,让陈诚更加敬重谭祥教子有方的贤惠。同样让陈诚欣慰的是,谭祥从未用丈夫的特权行使过任何私事。

1964年9月,陈诚被确认肝癌,在主治医生沈彦说出诊断结果后,谭祥惊恐万分,当即命人封锁消息,不让陈诚本人和几个孩子知道。

她每天除了替丈夫给孩子打电话外,衣不解带陪在陈诚身边,陈诚不睡她便不离开。11月起,陈诚病情加重,她搬了一张躺椅在病房里,不睡觉不吃饭,日夜守在榻前,生怕丈夫突然离她而去。

1965年3月5日,陈诚还是因治疗无效去世,终年68岁。陈诚去世,谭祥一度伤心过度,身体大不如前。1989年6月6日,谭祥突发性脑溢血病逝台北,享年94岁。

都说“娶妻当娶贤”,娶了两任贤妻的陈诚无疑是幸运的。第一任妻子供他读书,为他侍奉双亲,在他发迹路上功不可没。第二任妻子谭祥,更是他生命中的贵人,不仅让陈诚在官场上飞黄腾达,而且给了他一个幸福又温暖的家。

只可惜,同样作为贤惠的女子,吴舜莲到底没有谭祥那样的好运气,能与爱的人厮守终生。可见感情之事有时候就是讲究恰逢其时,与先来后到无关。

END.

在阅读中见自己,见天地,见众生。更多名人轶事,文学解读,欢迎关注我的账号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