体育足球竞猜网站 手机APP注册

48年济南战役,许世友拎着陈毅送的酒给宋时轮说:等赢了一块喝


发布日期:2022-06-19 02:16    点击次数:166


前言

曾当过许世友秘书的孙洪宪回忆在司令员身边的日子时,谈到了许世友与宋时轮的友谊:

“许世友与宋时轮两位老将军是战友,也是酒友。二人同属华东野战军,解放战争时,并肩作战解放济南,抗美援朝时,两人再次并肩作战反侵略。”

图|许世友

如果论酒量,宋时轮或许不亚于许世友,孙洪宪也称:

“老将军中酒量与许世友不相上下的,恐怕宋时轮是一个。”

许世友与宋时轮也常因酒而聚在一起,只要聚在一起,就打打闹闹,俏皮话说个没完,就像一对儿“老顽童”……

宋时轮:这酒可是个好东西……

1948年8月25日,粟裕主持召开了华东野战军高级干部会议。

这次会议也是济南战役前,华野召开的最大规模的会议,会议重点商讨济南战役的整体部署。粟裕亲自主持研究攻城方案,大家各抒己见。

会议期间,宋时轮提出想担负主攻任务。

而按照粟裕战前的想法,是让宋时轮去打阻击。

宋时轮的十纵在华野中,以打阻击闻名。

图|宋时轮

1948年7月的睢杞战役(豫东战役)中,宋时轮率十纵负责阻击邱清泉兵团。会同3、8两纵队以及两广纵队,在杞县西南构筑阻击阵地。

其中尤以桃林岗阻击战最为出名。

桃林岗位于杞县城东南7华里,地处杞太、杞睢两公路要冲,是邱清泉兵团东援区寿年兵团的必经之地。该阻击任务宋时轮交给了十纵28师83团。宋时轮离开桃林岗时拉着83团团长毛会义嘱咐:

“邱清泉整编第5师是我们的老对手了。同志们都了解他们的特点。但是,这一次任务非同往常。邱、区两个兵团相距这么近,我们稍有一点疏漏,就会影响到整个战役的胜利。”

毛会义立即表示:

“请首长放心,我们保证坚决完成这次艰巨光荣的任务。”

整个睢杞战役20多天的时间里,华野十纵负担了两次艰难的阻击任务,纵队上下发扬了不怕苦难,不怕牺牲的精神,硬生生顶住了邱清泉,为大部队歼灭区寿年兵团奠定了基础。

“排炮不动,必是十纵”

图|豫东战役经过要图

这次济南战役,粟裕本来想让宋时轮继续发挥优势,可这一次宋时轮不干了。

“仗不能老这么打,老让一个部队去打阻击。”

宋时轮听说消息后,又急又气,立即吩咐司机把车开过来,连夜直奔华野司令部,烟雨蒙蒙之中,时间没过多久,宋时轮的美式小吉普晃晃悠悠的又开了回来。

还没等政委刘培善问,宋时轮兴致高昂地拉着他表示,一定要整两个菜,喝几杯。

“带兵打仗,就是要跟着粟司令干。”

“粟司令咋说呢?”刘培善知道,估计是“主攻任务”有戏。

“好人,好司令,讲究实际,不图虚名。来,老刘,我们干!”还没等刘培善端起酒杯,宋时轮自己就先端起来一饮而尽。

刘培善搁下酒杯,高兴地问:“这么说粟司令同意我们攻城了?”

图|济南战役要图

“嘿嘿。”宋时轮干笑了两声:“不仅同意,还叫陈锐霆拨出16门榴弹炮,连人带炮都归我指挥。”

刘培善很了解宋时轮,一见他回来如此状态,就知道事情八九不离十。

“来,老刘,我们干。”

宋时轮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,一边喝还一边嘟囔:

“这酒可是个好东西,它能助兴啊,李白要是没酒,能写出那么多好诗吗?”“酒能壮胆,武松没有酒能打虎?能打倒蒋门神吗?”

宋时轮一杯一杯地喝,刘培善知道他这个搭档好酒,而且酒量好得很不错。

据说宋时轮小时候跟随姐姐回娘家,初尝了一口米酒,觉得挺甜,于是不管不顾地干了一大碗,晚上回家时因为醉酒,自顾自的走进一山洞里猫了一晚上,结果睡到半夜发觉有活物舔舐自己,醒来一看才发现,是四只幼年老虎,宋时轮惊出一身冷汗,赶紧逃了出来。

故事读起来颇有些传奇,难辨真假,但宋时轮好酒的个性却是实打实的。

图|宋时轮

刘培善知道,宋时轮有两种情况下会醉酒,第一种就是在高兴的时候,于是主动劝道:“宋司令,酒还有一个作用,就是误事。”

”你小子,说话怎么和粟司令一个腔调。“

“和你一样,都是粟司令的部下。”

宋时轮明显怔了一下,随后放下酒杯,停了好一会儿,才吩咐三纵、十纵师以上干部立即到住所开会……

宋时轮会醉酒,刘培善还知道另外一种情况,就是和许世友在一起的时候。

济南战役前夕,陈毅特地赠两瓶好酒给许世友

事实上就在研究济南战役期间,作为后来总指挥的许世友,却并不在列。

许世友生病应该是在1948年5月间。

济南战役发起之前,许世友、谭震林指挥山东兵团横扫津浦铁路、胶济铁路沿线,济南已经成为一座孤城。

图|许世友任胶东军区司令员时的照片

当时许世友的病情已经很严重,带病指挥完兖州战役后,许世友离开了前线,前往胶东蓬莱艾山汤休养。

基于这一因素,党中央专门作出部署。

“根据饶漱石电建议,致刘少奇、周恩来、任弼时,征求对山东兵团、华北军区有关干部调整的意见:因许世友病重,提议请考虙以王建安为山东兵团副司令员。”

就在8月25日华野召开高级干部会议时,王建安赫然在列,后来参与济南战役的高级将领,宋时轮、聂凤智也都在其中。

唯独缺了许世友。

8月25日华野召开前委会议时,决定粟裕、谭震林统一负责济南攻城以及打援战役,并初步拟定了作战计划。

图|王建安将军

中央军委收到华野电报后,也并无任何异议,唯独毛主席看了电文以后,觉得有所不妥,并在当天致电华野:

“此次攻济是一次严重作战,请考虑在许世友同志身体许可情况下,请他回来担任攻城主要指挥员,王建安同志辅之。因王初到东兵团,不如许之熟悉情况,据饶漱石同志说,许某休息若干天是可以回部工作的。攻击任务完成,他仍可去休息。如何,请酌办。”

许世友收到毛主席的电报后,立即赶往泰安的山东兵团司令部。到达后立即给中央军委发去电文。

“你已到前方,甚慰“

毛主席这份电报发过去的时候,已经是9月11日晚23时,距离中央规定的9月16日发起总攻,只剩下不到5天。

许世友到前线的时候,济南战役攻城以及阻援作战的计划已经全部拟定。

“济南战役,第一阶段部署:以九纵、十三纵及渤海纵队6个团,计29个团的兵力组成攻城东兵团,由许世友、王建安指挥。由宋时轮、刘培善指挥三纵、十纵,组成攻城西兵团,由西侧向济南攻击。东、酉两个攻城兵团由许世友、王建安统一指挥。”

图|粟裕与陈毅合影

1948年9月16日,济南战役正式拉开了序幕。

时隔多年,王耀武回忆济南战役时的景象,依然历历在目。

尽管在战前,王耀武就做了充分的准备,可面对华野山东兵团的进攻,仍然显得有心无力。而国民党的报纸却大肆造谣,吹嘘济南外围作战具有优势云云:

“陈毅现纠合其中原会战后未经整补之残疲之众,虽称30万,聚集鲁境中西南各部窥伺,济南会战序幕业于15日晚揭开,三日来,保卫济南国军初露锋芒,犯共悉击退,奠定胜利初基,前线将士面临这一珍贵之歼共良机,莫不争先以赴。”

可事实上是,许世友战前便制定了“牛刀子战术”,集中兵力杀开一条血路,直捣敌人中枢。

直至9月16日午夜,宋时轮、刘培善指挥的西集团已经突破了长清、齐河,东集团也在炮火力量的加持下,连续夺取茂岭山、砚池山及回龙岭等制高点。

就在我军连战连捷之下,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深感快慰,于是特意让人捎了两瓶茅台给许世友,意思不言自明。

“早日打下济南,喝庆功酒。”

许世友接到陈毅送来的茅台酒,高兴得合不拢嘴:“还是陈老总了解我。”

图|济南第一团

许世友好酒,产品展示是人所共知的一件事,不仅酒量大,酒风也还不错,但唯独劝酒让人无法招架,能够挡得住许世友劝酒的,没有几个人。

山东兵团副司令员王建安算是一个,宋时轮也算是一个。

许世友与宋时轮常聚在一起饮酒,有一次还被王建安看见了,还把自己吓了一跳:

想不到咱们华野,居然有敢跟许司令拼酒的,实在是伟大啊!”

可宋时轮每次与许世友喝酒,也必然会醉酒,一回来就要烂醉如泥,难受好几天,刘培善为此劝过许多次,以后还是不要这样喝酒了。宋时轮却不以为然,还坚持抗辩:

“我宋时轮没有倒在战场上,怎么可以倒在酒桌上呢!怎么样,政委,你的司令没给你丢脸吧,我没有输给那个许和尚吧。”

济南前线激战正酣,许世友收到了老首长陈毅的两瓶好酒,立时便想起了老战友宋时轮:

“不能喝,要喝,就和宋时轮一起喝。”

图|许世友

于是许世友拨通了宋时轮的电话。

“老伙计呐。”电话那头还不等宋时轮问,许世友先开口了:“陈老总送来了两瓶茅台,酒我留下,等拿下济南,我请你喝。”

宋时轮哭笑不得,对此嗤之以鼻:“有酒你早就喝光了,还会有我的份?”

“信不过我!”许世友笑道:“等打下济南我让酒跟你说话。”

对于国民党军来说,济南是护卫徐州的堡垒,一旦丢失,那么徐州也将不保,徐州不保,南京也会受到威胁。

于是蒋介石下令给王耀武,一定要死守济南。

王耀武也在战前就吹嘘:“济南外围能守半个月,市区能守一个月。”

可现实却狠狠地打了他的脸。

图|王耀武

王耀武把对蒋介石的忠诚,一直延续到了济南城破。他化装出逃至山东寿光县境内时,被华东军区地方武装俘获。

华东局第二书记、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陈毅,在济南战役结束后赋诗一首:

“鲁南大捷催战鼓,许是英雄猛如虎。今日西进战胶济,泉城活捉王耀武。”

许世友一战得胜,心中自然是豪气干云,尽管他身体这时不是很好,又是连续几天几夜没有睡,却始终精神抖擞。

猛然间,许世友瞥见了放在床头的茅台酒,立即通知宋时轮来住处小聚。

宋时轮也没有想到,许世友竟然真能忍得住,把两瓶茅台一直留到最后,顿时感到有些诧异,许世友拎着两瓶茅台酒,得意的说:

“我说留着一起喝,你还不信,我可是强压着酒瘾,才没舍得喝掉它。”

图|宋时轮一家人

此刻战事已结束,两人心头再无挂碍,打开瓶盖儿,开怀畅饮。按照老规矩,两人一人一瓶,不劝不让,没过一会儿的功夫,两瓶酒就喝干了。

喝完酒的两人,醉卧在床上,轰然大睡起来。

“你可是越来越像个儿童团了”

几十年的同袍战友,许世友与宋时轮的感情也越来越好。

尤其是在喝酒这件事上,许世友与宋时轮难能可贵地建立起了统一战线,加上彼此之间又有相似的性格,往往能喝个尽兴。

两人也像顽童一样,一见面就打打闹闹,说不出的亲热。

1975年7月,中央军委在北京召开军委扩大会议,参加这次会议的都是各大军区的领导,宋时轮与许世友也参加了这次会议,被安排在京西宾馆高层住下。

许世友与宋时轮聚在一起,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寒暄客套,而是直接打闹在了一起,许世友一个闪现,窜到宋时轮背后,将他的胳膊拧住,宋时轮每次都痛的喊个不停。

一次吃完晚饭,许世友吩咐秘书孙洪宪:

“胖子,给我拿张纸和红蓝铅笔过来。”

图|许世友与身边工作人员饮酒

孙洪宪不明所以,但又不敢怠慢,随手将纸和笔递了过去。

许世友铺开这张纸,先是在上面画了一个大圆圈,然后勾勾画画,不一会儿的功夫,许世友举着纸问孙洪宪:

“画得想不想?”

孙洪宪一看,噗嗤一声笑出来:“像。”

原来许世友在纸上画了一只活灵活现的乌龟,只是孙洪宪并不知道,许世友拿来干什么用。

“你去给我找点浆糊过来。”

许世友颇有耐心地在纸上涂了一层浆糊,然后对折起来放在口袋里。

走廊里很快响起了脚步声,孙洪宪知道,是隔壁的宋时轮回来了,许世友赶紧开门走出房间,拍着宋时轮的后背说:“散步去啊。”

趁着这个空挡,许世友将口袋里那张画乌龟的纸拿了出来,悄悄贴在宋时轮的后背上。

图|宋时轮下部队与战士们一起用餐

宋时轮丝毫不知道自己背上被许世友动了手脚,还在走廊里大摇大摆地走着,宾馆的工作人员看到宋时轮背上贴的纸,一个个都感到十分惊奇,想不到这么大一个领导,还会有人这样开他的玩笑,工作人员不敢告诉他,可又实在忍不住,只好捂着嘴偷笑。

“你们笑什么?”

宋时轮不解地问了一句。

大家这时忍不住笑起来,一个个悄悄往他后背指去,宋时轮这才意识到了什么,伸手将后背上的纸扯下来,冲着许世友大喊:

“又是你干的好事?”

许世友忍不住狂笑起来,活脱脱一个顽皮的孩子,宋时轮也无可奈何:

“你可真是越来越像个儿童团了。”

许世友与宋时轮始终保持了友谊。

图|八十年代宋时轮与女儿宋崇实

1979年对越反击战,许世友担任东线指挥参与作战。战斗结束后,时任军事科学院院长的宋时轮率领调查组也到了前线。

返回南宁以后,许世友邀请宋时轮喝酒。这一次两人在酒桌上推杯换盏,宋时轮推心置腹的与许世友谈了许多情况,尤其是针对我军在前线作战中暴露出来的问题,做了细致的探讨。

宋时轮对参战部队整体表现予以肯定,但同时提出了三个方面的缺失:

一:出境作战进行大纵深穿插战术欠妥当,分割包围敌人的效果不是很理想;二:各级副职向下加强指挥,扰乱了下级指挥,做法欠妥;三:穿插作战时,将步兵与坦克进行捆绑,造成较大伤亡。

宋时轮着重指出了步兵与坦克捆绑的问题,是因为当时部队没有配备装甲运兵车,为了确保行军速度,步兵用背包带将自己捆绑在坦克上一起行动的战术,尽管这种战术在过去十分奏效,但在对越反击战时,坦克部队往往遭遇敌人伏击,而步兵来不及从坦克上下来,造成大量伤亡。

图|宋时轮开会时讲话

面对老友所指出的问题,许世友深以为然,随着时间的推移,技术装备的进步,战争也逐渐的升级,以往的战斗经验虽然还有部分奏效,但大部分已经跟不上实际的需求,应该做出改变了。

两位老将军直至晚年,依旧在为祖国现代化军事建设,不停歇的努力着。

许世友、宋时轮一生都没有离开酒,为此保健医生不知道劝过他们多少次,但也没什么作用。

许世友常说的一句话是:“冷酒伤肺,热酒伤肝,没酒伤心。”

话放到宋时轮身上,也是一样的。

图|许世友将军

晚年的宋时轮身患疾病,医生劝说他少喝酒,家里人也都把酒藏起来,宋时轮拿不到酒,只好妥协:

“酒陪了我一辈子,总得跟它告个别,今晚最后喝一次,明天开始戒。”

当天晚上,宋时轮痛饮数十杯酒,最后把酒杯摔个粉碎。

酒之一字,把两位老将军的真性情,展现的可谓是淋漓尽致。